安定動盪時代的原力–資本力

一月 25, 2013 No Comments by

動盪的過去
1997年7月,泰國經濟疲弱,但泰國政府在國際收支平衡的前提下,仍舊持續維持對美元及一籃子貨幣的匯率。金融巨鱷索羅斯看準泰國資本與資產失衡的現象,帶領旗下的量子基金進軍泰國,大量放空泰銖,迫使泰國放棄維護固定匯率制,改採浮動匯率,卻因此掀開了一場前所未見的金融風暴。

 

 

7月2日,泰國政府宣佈棄守泰銖兌美元匯率,當日泰銖兌美元一口氣下跌17%,整個金融市場陷入混亂,受此影響下,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香港、南韓相繼受到國際金融作手攻擊,10月香港恆生指數跌破9000點,12月韓圜兌美元匯率跌破紀錄的1737.60:1,受到韓圜劇烈貶值的影響,97年下半年日本發生系列性的銀行與證券公司破產。自此泰國引發的金融風暴已席捲全東亞…

1999年,國際金融作手在美國經濟動盪與日圓貶值之際,再度攻擊香港,香港特區政府金融管理局動用外匯基金保護市場,將匯率穩定在7.75:1,國際金融作手損失慘重,這一系列的金融風暴才終告一個段落。

*****
2001年,全美房價中間值約為中產家庭收入的2.9 ~ 3.1倍;這個數字至2004年已上升至4.0倍、2006年更超過4.6倍。從1997年至2006年,全美平均房價上漲1.24倍,這波房地產資產的狂飆,不少地產業者以二次貸款與次級貸款的方式吸引更多人進場購屋,至2007年底,全美家庭債務佔個人可支配所得的127% (1990年時則為77%)。

2007年9月,英國北岩銀行由於無法籌措資金償還即將到期的債務,遭到接管,從而揭露出歐美銀行對於信用貸款的標準過於寬鬆,導致銀行握有一系列的次級貸款,大幅威脅其營運的流動性。

2008年4月,為這些信用不佳的貸款提供證券化 – 資產證券化 – 的大型投資銀行貝爾斯登因不堪證券化的信貸無法準時償還,且擔保品大幅貶值所造成的巨額虧損,向美國財政部求救,經過協調後由美國聯準會與摩根大通聯手挹注新資本給貝爾斯登,並將其收入摩根大通,免除破產命運。世界各地金融業者也開始將資金抽離證券化資產,國際金融作手又再次準備進場大舉放空這類資產。

6月,加州大型房貸銀行 – 印第麥克銀行同樣因為不堪證券化信貸與資產產生的巨額損失,宣佈由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接管,成為自1984年後大陸伊利諾國家銀行後,美國最大的銀行倒閉事件。

9月,雷曼兄弟 – 提供資產證券化的大型投銀,在資金不斷抽離與作手放空雙重打擊下,宣佈進入破產保護,自此這波由房地產資產引發的金融危機已然失控,國際金融作手也全面就位開始狙擊各類資產。同月,美國最大兩家政府資助的房貸承作業者 – 房利美、房地美宣布由美國政府接管。

此時由信評不佳的房貸所衍生出的次貸風暴已擴展到全世界,並衍生出一個前所未見的完美金融風暴 – 隨後因下跌骨牌效應,全球資產全面崩盤,媒體著稱為金融海嘯。

後續美國政府設立經濟穩定緊急法案 EESA,並通過7000億美元作為問題資產紓困計畫的紓困資金,加上禁止放空金融機構,且各國政府與央行也聯手對各大金融機構挹注新資本,試圖防止問題繼續惡化。

至今,雖然全球經濟已從海嘯破壞中逐漸復原,但是造成的傷口對許多人來說仍舊隱隱作痛。展望2010卻又出現新一波的歐洲國債危機,重挫歐元。這對於多數人來說 – 甚至於那些從未參與任何金融槓桿與操作的人來說,若是受到波及又真是情何以堪呢?

*****
前述的是近10年發生過兩次最嚴重的金融問題,一次是在上世紀末,一次是在本世紀初,這兩次帶來的後果都難以估計,不少人因此生活失去安定,不少企業因此破產倒閉,甚至有不少國家經濟陷入衰退。但大家真的會從上述的歷史學到教訓嗎?

綜觀兩次重大世界,背後都有2個共同點:

1) 資產的泡沫化 –

在《資本力》一書中提到,「泡沫化之所以產生,是因為最後人們眼中,只剩下有利可圖的資產價差,而完全不顧這些資產到底能帶來什麼價值(這麼說吧,手上握了那麼多石油、小麥、玉米到底要做什麼呢,難不成是自己吃掉嗎)?」

實際上不僅是前述的兩次金融問題,從16世紀的荷蘭鬱金香、18世紀的南海泡沫…近期的87年美國股災、90年代日本房地產泡沫,自古至今的金融問題都是由這個簡單的邏輯開始的:資產的價格在大家預期還會再漲的心理下,不斷將資金投入相互競價,但最終這些資產真正轉化成資本的能力根本不符當初買入的成本,因此大家爭相逃出進而引發價格崩跌。這樣簡單不過的道理幾乎人人都能明瞭,但似乎天性使然,多數人依舊無法跳脫追逐資產的風潮,而這種天性也為每次的金融問題埋下新的種子。

2) 資本與資產的不對稱 –

產生問題前,必然有人先製造出引發問題的環境 – 金融問題也是如此。前述提及的亞洲金融風暴,起源於泰國的經濟已出現衰退,可是泰國政府擔憂資金離開而採用穩守匯率政策,造成國際金融作手有機可乘;次貸問題則是歸咎於資金大量轉化熱錢 – 連信用不佳者也能借取信貸投入其中,競逐證券化資產,造成整個金融市場充斥逐價差而來的資金,卻沒有為穩定生產而投入的資本,導致整體信用市場崩壞。

追逐資產的同時,必然會犧牲原本為了生產所投入的資本,進而腐蝕未來經濟的發展,而資產沒有資本的支持下,就像貨幣沒有國家經濟的支持下,等同於廢紙。

動盪的現在

犧牲資本追逐資產這樣的現象,並未受到歷史教訓有所抑制,反而當問題告一段落後,市場參與者更前仆後繼的投入其中。並非大眾無法從中學習,而是市場參與者 –甚至整體社會大眾,早已無法分辨資本與資產的差別,且普遍以為若要將手中的資金做更有效的運用,就得透過買賣資產賺取價差,於是社會中越來越多的資金轉化成游資,形成熱錢。看看下面幾則統計報告:

根據台灣“行政院主計處”日前公佈的資料,台灣去年的超額儲蓄達1.5兆元,累計近5年的超額儲蓄更高達5.2兆元。如此鉅額的超額儲蓄顯示,台灣閒置的資金已超越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在外有熱錢湧入,內有遊資氾濫的大環境下,從歷史經驗分析,如今台灣經濟處境可謂隱憂重重、危機四伏…台灣的儲蓄率在1986-1990年平均為34.0%,1991-1995年降至28.1%,1996-2000年續降至26.0%,2001-2005年微升至27.5%,2006-2009年已升至29.3%。從近20多年數據可以清楚發現,台灣近年儲蓄率正加速回升,這項數據恰恰可以說明瞭近年來台灣民間消費長期疲弱不振的原因。

— 工商時報 2010/3/4
自1986 年外匯管制鬆綁之後,台商大量投資海外,當然影響國內的投資。依據行政院主計處資料,固定資本形成(投資)的成長率,1987 年時超過15%,以後雖逐年下降,但仍維持高成長率,1990 ~ 1999 的平均成長率仍高達7.56%。但2000 年由於科技泡沫引起全球經濟不景氣,投資成長率減緩,甚至下降,接著2008 及2009 年金融海嘯連續2 年成長率都下降10%以上,結果2000 ~ 2008 年投資平均成長率-0.4%。

— 玉山週報 第40期
事實上,熱錢現象在所有的已開發國家中早已氾濫,資本與資產的不對稱問題在全球化後不但沒有改善,還因為資金流動更便利而有惡化的現象,因此金融海嘯過後,整體資本市場仍舊動盪不安,而追逐資產的現象也在捲土重來中。

動盪的未來

管理學之父,彼得。杜拉克在《動盪時代的管理》第一章中寫道「生產力 (指的是資本的生產力) 因為遭到忽略已經快要滅絕了,不只是凱恩斯相信生產力會自己照顧自己,有越來越多的管理者也是如此相信,但是,沒有什麼事情會比生產力減少還來的更危險的;這讓經濟縮水無可避免,這會創造出通膨的壓力,這會產生社會的對立與猜忌…」

這段話是早在1980年代,美國經濟開始進入資本運用效益不足、資本與資產不對稱這樣的時代背景下寫出的,意指美國在二戰後首次面臨資本運用效率的瓶頸,進入動盪的時代。所幸的是90年代資訊科技的蓬勃發展,將資本運用效益帶入另一個新的層次,也讓全球經濟獲得近代歷史最長的成長,但進入到2000年後,眾所期盼的全球化並未如資訊科技一樣對經濟發展注入新的動力,反倒是開創了前所未有的資金潮 – 哪裡資產飆漲就哪裡去的潮流,也因此在杜拉克離開人世後,他在80年代所擔憂的事情終於發生了,觀乎現在的社會現象 – 中產階級的消失、貧富差距拉大的M型化、窮困族群對於社會不公義感到憤怒、富裕族群對於社會不安定感到擔心、高智識份子無法取得貢獻社會的機會、失業率/物價指數同步攀高的停滯性通膨,這些已經不是危言聳聽的片面之詞,而是正在席捲全球的社會現象,與地球暖化來的同樣真實。

2010年,我們早已進入另一個動盪的時代,狀況不見得比80年代來的樂觀,因為歷經金融海嘯後,整體社會對於資本與資產不對稱的問題依舊忽視,對於提升資本生產力這樣的課題也沒有太多興趣,孰不知日日夜夜算計的資產價格,卻都是建立在此之上。諷刺的是,過去避險基金從事高槓桿操作等行為是見不得光,但是現今卻能在媒體上大談掠奪資產之道,並廣為大家推崇,這樣的現象確實不是社稷之福。

同樣的,狀況也不見得比80年代來的悲觀,透過資訊科技的協助與全球化降低國際差異的藩籬,資本運用效益其實是能夠有更高層次的提升,但這取決於群體的智慧–若大家依舊守著替資產增值、現金為王、或是尋求自身資產最大化等,為自利出發的想法,那動盪將會絕無止境。

面對動盪的時代

在春秋戰國時代,孟子曾對梁惠王說「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萬乘之國弒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國,弒其君者,必百乘之家。萬取千焉,千取百焉,不為不多矣;苟為後義而先利,不奪不饜。」。的確,若人人以自利出發,社會只會更加動盪不安。

嘉鼎資本在經歷過2000科技股泡沫化,以及2008次貸引發全球金融海嘯後,深感面對動盪的時代惟有提高資本生產力,才能克服種種困難,因此特地將如何提升個人、乃至於社會之資本生產力的觀念與方法,匯集成冊,成就了《資本力》一書。期望各位在閱讀後,能對資本力有更完整的認識,並良善的運用這個對社會與對自身都能產生正面助益的原力,最後套句《星際大戰》的經典台詞 – 願資本力與你同在。

 
欲知更多嘉鼎資本投資事業細節,請電洽免付費專線:0800-082-938,或發信至mail@magnific.biz ,我們將於第一時間內回覆給您!或者加入【嘉鼎資本】Line官方帳號(立即掃描下方QR Code),立即與管理顧問一對一線上對談。

嘉鼎資本Line

 

 


 
 
原粹觀點, 資本力

About the author

投資事業創新局!
No Responses to “安定動盪時代的原力–資本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