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家的兩難: 你懂得運用資本的力量嗎?

七月 31, 2014 No Comments by

homePg_slide01以「破壞式創新」理論聞名的哈佛大學教授克里斯汀生(Clayton M. Christensen)受注目的新作品出爐,<資本家的兩難>(The Capitalist’s Dilemma) ,將焦點放「為什麼經濟緩慢如此緩慢跟掙扎」,甚至「大眾對於復甦很無感」,克里斯汀生嘗試透過資本的角度去分析這個現象,並想找出背後的原因以及導引大家去思考解決的方法。

文中提到的3種創新,效能、效率、新市場,事實上是環環相扣,又彼此競爭著。

例如在汽車市場中,油電車的出現就是種效能創新,在顧客群不做大幅行為模式或心智改變時,以更有效能的服務或產品來取代舊產品。

而在高度成熟市場,則是效率創新最受到資本家們青睞,像是Walmart提供最低價的零售服務,而Geico則是最低廉的產物汽車保險,甚至像是Toyota透過JIT的生產線,降低需要備貨庫存。

然而前兩種創新,都是以提高效能、效率為主,並沒有辦法開創新市場,當整個經濟陷入停滯時,更多時候,新市場的創新反而更有意義,因為讓更多人參與整個經濟發展的創新,才能夠突破停滯。

效能的創新帶來刺激,讓原有的市場產生質變,因為某些參與者使用了更高效能的產品與服務,自然會提升生產力並強化競爭優勢,從而對舊的既有市場產生洗牌作用。

而效率的創新則是讓參與者能夠有更多餘裕的資源,可以從事效能升級、或是投入創新市場的投資。

而新市場則是維持資本社會持續運作的關鍵。因為,不持續開發嶄新的市場,終究當每個需求都被滿足,大家都可能要失業了……

例如車行改與Geico保險合作,可能可以省下預算,作為添購油電車的資金,而油電車讓車行每季省下來的成本,則是可以持續去投入新市場的開發,或許未來開發出best pick up route與無人駕駛紀錄,就像是不固定路線的大眾運輸工具,會隨著使用者需求而設定運載方式,讓很多本來不買車只用大眾運輸工具的族群,也能享受私家車的便利,可是又不會造成更多負擔與過度污染。

資本不再稀有、你卻用不合時宜的指標衡量成效!

在討論了3種創新後,克里斯汀生提出「資本不再稀有」的觀點: 在這個資本充裕的新世界,各類資產的總值,幾乎是全世界貨品與服務總產出價值的10倍;加上新興市場蓬勃發展,到了2020年,全球資本將再大幅增加50%!

這呼應了我們認知的現象,央行與政府為了刺激經濟成長,採用寬鬆的貨幣政策,造成本來負責融資貸款的銀行變得隨便,提供賭客們大筆賭金與賭博工具,自己藉此賺取佣金…

此外,提出了企業的成果往往被資本效益衡量,可是這種衡量方法早成企業過度小心的使用資本,甚至縮減資本增加外包…

除了資本不再稀有外,克里斯汀生生也點出了另一個相關問題: 長期投資者去哪兒了?

以美國退休基金接近二十兆美元,本來應該是作為patient capital,可是卻轉而追求快速回報,甚至要求投資公司與共同投資經理人,要滿足最低資本回報率……這些都是讓資本轉性、遠離創新市場的惡化現象。

這也造成了就算資本成本低,可是有意想開創市場的創業家卻無法取得資本。財星百大的產品經理人也指出,他們現在已經喪失了持有事業組合的概念,卻更關注於關鍵財務指標。

以及銀行的怠忽職守,就算FED (聯準會) 希望以低利降低企業的資本成本,卻因為銀行這關,經營者根本無法降低資本的取得成本。

至此,克里斯汀生已經完整勾勒出後資本主義時代,整個市場失靈的現況。

那麼,時至今日,我們究竟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資本家面臨的兩難困境呢?

克里斯汀生提出了更新系統這個方法來解決資本家面對的兩難,其中有4個方案:

1. 重新界定資本目的,也就是他認為企業資本與遷徙資本/膽怯資本不能相同而論,政府可以透過 Tobin Tax,或是企業可以透過股權設計來區隔。

2. 重新調整商學院,由於目前學院的設計是把衡量投資是否可行放入財務課程中,也就是透過IRR/NPV的計算來決定是否投資,但是這忽略了到底哪些投資案帶來的是創新,甚至是策略面的考量。因此了解財務工具的真正用途而非被其誤導是學院課程需要調整的地方。

3. 重新調和策略與資源配置,克里斯汀生建議透過設定風險討整的資本成本,長期投資將會變得容易,另外也提出設置創新記分卡,來分析新的創新機會。

4. 解放管理階層,讓他們可以聚焦長期,而非短期如10個月的報酬壓力。

事實上,主要的問題不在於我們的工具,而在於我們本身;數字不會說謊,但是不會告訴你整個故事。怎樣去衡量投資機會,用更創新的方式去看待,就是解決資本家兩難的重要契機了。

站在投資事業的角度,當資金投過投資事業進入資本市場,就已經是企業資本了。投資事業向來都不是著眼於IRR/NPV最佳者做決策,而是以各種不同面向交互參考,像是企業的創新、扮演角色、生產力優劣……等等,也就是「做什麼」比「賺多少錢」還來得重要。

這次克里斯汀生試圖從微觀的角度來解釋宏觀的問題,是個值得我們去學習的嘗試。

許多經濟學者從太高空的角度想去了解為甚麼這個生態會這樣,卻忘了生態是由所有的生物與環境不斷的互動而組成,因此要了解經濟的問題,其實從最跟本的business去著手,可能會更切中要害!

重點摘要

總歸來說,克里斯汀生先從效率、效能、新市場三種創新來切入,告訴大眾當資本配置到不同的地方,會有什麼影響。

接著又提出,倘若擁有資本配置權的人著眼在短利、主打安全牌時,宏觀的調控是會失去作用的。

最後提到了資本配置者過度仰賴「比率指標」來引導如何投資,卻忽視了投資不能只是看比率數字說話,而是透過工具來輔助。放錯重點的結果,就是那些未來成果不明、但是可以開創更多市場的創新,銀行興趣缺缺,不願意對這類機會放款;企業為了要即時對股東交代,也放棄這些機會。

而本篇文章的重要精神就是 – 點破了資本家面對的問題,並提出了更新系統的4個方案,你可以反覆咀嚼,從中找到運用資本的觀點。

 
 

 
 
 
Clayton Christensen 克雷頓.克里斯汀生, 大師選讀

About the author

投資事業創新局!
No Responses to “資本家的兩難: 你懂得運用資本的力量嗎?”

Leave a Reply